推荐_乐赢彩票邀请码-乐赢彩票注册邀请码

推荐期刊
在线客服

咨询客服 咨询客服

客服电话:400-7890626

咨询邮箱:hz2326495849@163.com

政法论文

试论晚明的政治派别之争

时间:2019年04月23日 所属分类:政法论文 点击次数:

摘要:明朝中后期,政治社会陷入了剧烈危机,以顾宪成为代表的东林党人力图改变政治现状。这一时期,神宗朱翊钧长达数十年怠政,光宗朱常洛和熹宗朱由校喜好玩乐,宦官魏忠贤等阉党势力崛起,妄图干涉朝政。正直的东林党人与阉党由于政治主张不同,展开了激

  摘要:明朝中后期,政治社会陷入了剧烈危机,以顾宪成为代表的东林党人力图改变政治现状。这一时期,神宗朱翊钧长达数十年“怠政”,光宗朱常洛和熹宗朱由校喜好玩乐,宦官魏忠贤等阉党势力崛起,妄图干涉朝政。正直的东林党人与阉党由于政治主张不同,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关键词:明朝统治;东林党;宦官集团;社会意义

政治派别

  明朝中期,神宗朱翊钧在位,但从万历十四年(1586年)起,神宗开始不上朝,消极怠政。这一时期,社会危机加深,政治上,官员贪污腐败;经济上,土地兼并严重,皇室宗亲,大小官员、乡绅占有大量土地,大批农民失去土地,难以维持生存,对工商业者征收重税,实行海禁政策。一批饱读儒家经典的知识分子,在强烈危机意识的召唤下,蜂涌而起,试图通过讲学、抨击朝政等方式改变腐朽的政局。东林党——一个以知识分子为主,胸怀大志、决心改变政治现状的社会阶层出现了,并对以后的政治走向产生着重要影响。一东林党的最核心人物是顾宪成。

  顾宪成,字叔时,号泾阳,江苏无锡人。顾宪成为人正直,敢于上疏直谏,与神宗和首辅王锡爵意见不和,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在任吏部文选郎中时被降职为民。当顾宪成回到家乡无锡后,他致力于学术研究。宋朝杨时曾在无锡建立东林书院讲学,后荒废。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顾宪成和弟弟顾允成、常州知府欧阳东凤、无锡县令林宰为重建了东林书院。

  顾宪成和高攀龙、钱一本、史梦麟、于孔兼、薛敷教等一起在东林书院讲学。虽然顾宪成已不在统治集团内部,但他仍然关心朝政,他在东林书院写下一幅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对于当时的社会状况,东林党人提出了鲜明的政治主张:一、要求皇帝广开言路,“陛下开诚布公,公天下为好恶,舍国人为舍用,进贤才,开言路,次第与天下更始”,[1](P427)任用各种人才,“海内共以为贤者,不惜破格用之”[2](P9764);二、减轻工商业税,反对矿税,打击矿监、矿使,有利于当时资本主义萌芽的发展。这些思想,构成了以顾宪成为代表的知识分子阶层基本的政治基础和理想追求。东林党的“党”指朋党、派系。

  美国历史学家黄仁宇是《剑桥中国明代史》的编者之一,在提及东林党时,他使用的标题是“东林书院和朋党之争”,他写道“东林党不是这个用语的现代意义的政治党派。翻译为‘党派’的‘党’字有贬义,在意义上更接近诸如‘派系’、‘宗派’或者‘帮伙’一类的词”。[3](P514)东林党的“党”与唐朝牛党、李党的“党”有异曲同工之意,都是统治集团中代表不同利益的政治阶层。

  东林党的成员不仅包括在东林书院讲学的先生,正直派官吏都可以算作东林党。这个时候朝廷中派系林立,例如有东林党,代表人物是顾宪成、高攀龙;有宣党,代表人物是宣城人汤宾尹;有昆党,代表人物是昆山人昆天峻;有齐党,代表人物是亓诗教、周永春、韩浚、张延登;有楚党,代表人物是官应震、吴亮嗣、田生金;有浙党,代表人物是姚宗文、刘廷元。这几个党派都是与东林党政治诉求不同的政治势力,他们“以攻东林,排异己为事”。[4](P1389)

  二明朝中后期的统治政治,党派林立,围绕着统治政权的巩固和君权运行的方向,争论不休。不同的党派围绕着明统治的重大决策,充分阐述自己的主张,相互攻讦,最大程度地影响着明朝政治和社会发展的走向。争国本。神宗原配王皇后无子。万历十年(1582年),王氏生下皇长子朱常洛,王氏原是李太后慈宁宫中的宫女,神宗一时兴起,临幸了她,王氏就怀孕了。

  神宗宠爱郑贵妃,万历十四年(1586年),郑贵妃产下皇三子朱常洵。郑贵妃要求立常洵为太子,神宗也有此意,但这不符合嫡长子继承制,遭到许多官员反对,就这一问题朝廷上开始了数十年的争论,这就是著名的“争国本”。首辅申时行希望立朱常洛为太子,万历十四年(1586年),向皇帝上奏:“早建太子,所以尊宗庙、重社稷也,自元子诞生,五年于兹矣,即今麟趾螽斯,方兴未艾,正名定分,宜在于兹。祖宗朝立皇太子,英宗以二岁、孝宗以六岁、武宗以一岁,成宪具在。”[2](P9860)但神宗认为“元子婴弱,少俟二三年举行”,[5](P607)拒绝了这一请求。

  并且神宗生母李太后也支持立朱常洛为太子,“神庙入侍,慈圣故问曰:‘外廷诸臣多说该早定长哥,如何打发他?’神宗对曰:‘道他是都人的儿子。’慈圣正色曰:‘母以子贵,宁分差等?你也是都人的儿子!’盖慈圣亦由宫人进御也。神庙惶恐伏地,无地自容”。[6](P136)东林党人也请求立朱常洛为太子。神宗作出让步,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皇长子出阁讲学,二十九年(1601年),终于册立常洛为皇太子,同时封皇三子常洵为福王。

  这是东林党人斗争的第一阶段,斗争的主要对象是神宗,关于国本的争论东林党人取得了胜利,皇长子常洛被封为皇太子。在争国本问题上,东林党成功阻挠了神宗企图改变继承者顺序,维护了嫡长子继承制,有利于封建君主专制统治。红丸案与移宫案。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神宗去世,太子常洛即位,改元泰昌元年,即为光宗。

  光宗纵情酒色,郑贵妃投其所好,进贡美女,光宗荒淫无度,不久便病倒了。鸿胪寺丞李可灼进贡红丸,光宗吃后不久就死了,距他登上皇位还不到一个月。关于光宗的死因,朝中正直派官吏和邪恶派官吏又开展了激烈的争论,这就是“红丸案”。御史王安舜斥责首辅方从哲“轻荐狂医”,“又赏之自掩”。御史郭如楚认为“进药不效,白云遽升,可灼当席槀待罪,而煌煌金币滥施如此”。[7](P5759)光宗生前没有立太子,应该是长子朱由校即皇位。

  但光宗宠妃李选侍妄图干预朝政,“挟皇长子自重”,将由校藏在乾清宫,并霸占了乾清宫,给皇长子登基制造困难。这是正直派官吏无法接受的,正直宦官王安和正直派官吏杨涟、左光斗、刘一燝、周嘉谟联合起来,共同对付李选侍。为了使李选侍搬出乾清宫,左光斗上疏,“内廷有乾清宫,犹外廷有皇极殿,惟天子御天得居之,惟皇后配天得共居之”,“选侍既非嫡母,又非生母,俨然尊居正宫”,“名分谓何”,“及今不早断决,将借抚养之名,行专制之实,武氏之祸,再见于今,将来有不忍言者”。[7](P6329)

  杨涟认为,“昨以皇长子就太子宫犹可,明日为天子,乃反居太子宫以避宫人乎?即两宫圣母如在夫死亦从子。选侍何人,敢欺藐如此!”,“选侍阳托保护之名,阴图专擅之实,宫必不可不移,臣言之今日,殿下行之在今日,诸大臣赞决之,亦惟今日”。[7](P6319)正直派官吏态度十分强硬,由校也表示“即日移宫”,李选侍无可奈何,只好搬出了乾清宫。朱由校正式即位,改次年为天启元年(1621年),即为熹宗。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移宫案”,正直派官吏取得了胜利。三在东林党的政治行为和社会影响上,最为突出的事例就是与魏忠贤为代表的阉党的斗争。魏忠贤,字完吾,北直隶肃宁人,万历年间入宫。魏忠贤是善于谄媚之人,靠着巴结司礼监王安、太监魏朝和熹宗乳母客氏,就被任命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兼提督宝和三店,可他并不识字。

  明太祖废除了丞相制度,设内阁大学士充当皇帝顾问,官员们的奏疏,先由内阁大学士审阅并拟定决策,交给皇帝批准,这就是“票拟”。皇帝用朱笔在内阁已拟定的决策奏疏上作批注,这是“朱批”。皇帝往往事务繁忙,给予了司礼监秉笔太监代为批红的权力。熹宗是历史上著名的木匠皇帝,喜欢做木工活,魏忠贤故意引诱他玩乐,经常在熹宗玩乐时请他批阅奏疏,熹宗就让魏忠贤去办。史料记载,熹宗“性好走马,又好小戏,好盖房屋,自操斧锯凿削,巧匠不能及。又好油漆匠。”“日与亲近之臣涂文辅、葛九思辈朝夕营造。

  造成而喜,不久而弃;弃而又成,不厌倦也。当其斤斫刀削,解衣盘礡,非素昵近者不得窥视。王体乾等每伺其经营鄙事时,即从旁传奏文书。奏听毕,即曰:‘尔们用心行去,我知道了!’所以太阿下移,忠贤辈操纵如意”。[7](P297)处理奏章的权力落入魏忠贤手中。魏忠贤与客氏联手,除掉了王安、魏朝,整个内廷尽在魏忠贤的掌控下。

  天启三年(1623年),魏忠贤被任命为东厂总督太监,掌管东厂事务,这个时候他的权势到达顶点。魏忠贤和客氏在宫中兴风作浪,阴谋陷害皇后妃嫔皇子,使熹宗子嗣单薄。许多宦官和邪恶派官吏投靠魏忠贤,形成了以魏忠贤为核心的阉党势力。包括太监王体乾、李永贞、石元雅、涂文辅等人,朝中官员崔呈秀、刘志选、邵辅忠、姚宗文、商周祚、刘廷元、亓诗教等也依附于魏忠贤,他的同党被称作“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儿”、“四十孙”等。

  “掖廷之内,知有忠贤不知有皇上;都城之内,知有忠贤不知有皇上。……宫中、府中、大事、小事、无一不是忠贤专擅,反觉皇上为名,忠贤为实。”阉党为了讨好魏忠贤,称他为“厂臣”,修建生祠,全国超过40余座,劳民伤财。监生陆万龄说:“孔子作《春秋》,忠贤作《要典》。孔子诛少正卯。忠贤诛东林。宜建祠国学西,与先圣并尊。”[6](P230)

  对于这种奸邪之举,有正直派官吏反对。工部郎中叶宪祖见到京城中有许多魏忠贤的生祠,有的建于“内城东街”,说:“此天子幸辟雍道也,土偶能起立乎?”魏忠贤“即削其籍”。[7](P6834)反对魏忠贤的官吏遭到残酷打击。左副都御史王绍徽“仿民间《水浒传》,编东林一百八人为《点将录》”,东林一百八人主要包括“托塔天王南京户部尚书李三才,天魁星及时雨大学士叶向高,天罡星玉麒麟吏部尚书赵南星……”“令按名黜汰”。[7](P6834)并大兴冤狱,其中最出名、最惨烈的就是六君子之狱、七君子之狱。天启四年(1624年),杨涟向熹宗上奏“二十四罪疏”,弹劾魏忠贤及阉党。

  他认为魏忠贤的罪行主要包括“亲乱贼而仇忠义”;“颠倒铨政,掉弄机权”;横行宫内,谋害妃嫔;滥邀恩荫,“要挟无穷”;操纵东厂,“快私仇,行倾陷”;“恩多成怨”,对皇帝“进有傲色,退有怨言,朝夕提防,介介不释”等。杨涟请求严惩魏忠贤,“伏乞大奋雷霆,集文武勋戚,敕刑部严讯,以正国法,并出奉圣夫人于外,用消隐忧,臣死且不朽”。[7](P6319)可是熹宗受魏忠贤蒙蔽已久,竟斥责杨涟“借端沽直”,“凭臆结祸,是欲屏逐左右,使朕孤立”。[8](P2641)

  另外还有御史黄尊素、李应昇、袁化中,吏科都给事中魏大中、南京兵部尚书陈道亨、抚宁侯朱国弼等上疏,但都没有结果,反而遭到魏忠贤的疯狂报复。比如,杖死万燝,逮杖林汝翥,逼走叶向高,罢黜赵南星、高攀龙、魏大中等,削陈于廷、杨涟、左光斗之籍,斥逐韩广、朱国祯。六君子之狱。六君子指杨涟、顾大章、魏大中、袁化中、左光斗和周朝瑞。

  天启五年(1625年),魏忠贤借口杨镐、熊廷弼因辽事受挫下狱,诬陷杨涟、顾大章、魏大中、袁化中、左光斗和周朝瑞犯贪赃之罪,大肆逮捕东林党人。七君子之狱,七君子包括高攀龙、黄尊素、李应昇、缪昌期、周宗建、周顺昌和周起元。天启六年(1626年),苏杭织造太监李实上疏,斥责七君子“起元为巡抚时,干没帑金数十年,日与高攀龙辈往来讲学,因行居间”,[7](P6349)这次上疏实际上是受魏忠贤指使的。

  高攀龙在家中自缢身亡外,另外六人都被逮捕并惨死狱中。编纂《三朝要典》,阉党编造史书,对梃击、红丸、移宫三案进行有利于自己的解释,企图翻案。天启三年(1623年),礼科给事中杨所修建议专门收集三案奏疏,编辑成书。六年(1626年),阉党编纂《三朝要典》,对东林党“极意诋其”。[5](P718)魏忠贤的权力来源于没有制度保证,仅依靠熹宗个人的宠爱。天启七年(1627年),熹宗去世。熹宗的弟弟朱由校即位,为思宗。

  魏忠贤失去熹宗宠爱后立即倒台,阉党也四分五裂。思宗将魏忠贤发配至凤阳,魏忠贤在去凤阳途中自缢身亡。在同阉党斗争中,东林党人正直不阿,揭露了阉党的许多罪行,有利于当时的政治朝着清明的方向发展。但朝中官员的派系斗争,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并且当时已经十分紧张的对后金的战争得不到重视,加快了明朝灭亡的脚步。东林党人斗争的依据是封建道德,是程朱理学,把忠于皇权看作是道德的核心准则,过于迂腐。直到今天,东林党人仍是爱国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他们关心国事,敢于和恶势力作斗争的精神一直被后人传颂。

  参考文献:

  [1](清)陈鼎.东林列传[M].扬州:江苏广陵书社有限公司,2007.

  [2]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黄彰健校勘.明实录·明神宗实录[M].北京:中华书局,2016.

  [3](美)牟复礼,(英)崔瑞德.剑桥中国明代史[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

  [4](清)夏燮.明通鉴[M].北京:中华书局,2014.

  相关政工类论文范文:新闻从业人员思想政治工作面临的问题与对策

  近年来,各地新闻媒体在改革整合中,体制机制不断变化,人员流动进出频繁,媒体生存、职业、社会等环境也都发生了巨大改变。加上近几年来出现的虚假新闻、有偿新闻等不正常现象,以及网络对思想政治工作的冲击等因素,使传统新闻媒体的思想政治工作受到了挑战,有相当一部分传统新闻媒体出现了思想政治工作弱化现象,直接影响着舆论宣传导向的正误。因此,寻找怎样才能更好的促进我国新闻事业的发展的对策和办法已刻不容缓。